《風起洛陽》首播,拍大片的方式硬來,戲劇的內在張力不足

電視劇《風起洛陽》姍姍來遲,終于愛奇藝上線,開啟了首播模式。這部電視劇明星雲集,拍攝成本也高,所以粉絲與觀眾的期待值都非常不錯。為避免爭議,本文不聊任何明星的演技問題,關心這一問題的讀者親人,可以不必閱讀這篇文章了。我想基于劇情內容本身,聊一聊《風起洛陽》。

能夠看出來,電視劇《風起洛陽》是下了大本錢的。在拍攝場面的花費上,一定是不菲的。大量的道具場面,已經可以逼平甚至于超過于正的清宮劇。與此同時,這部《風起洛陽》有著飛快的鏡頭敘事節奏,這是于正劇所沒有的。換言之,在造價不菲的道具佈景當中,《風起洛陽》敢于讓自己的鏡頭飛快的穿梭起來,這當然是燒錢的。尤其是開局的古代街面上的「刺殺」戲,這幾場拍攝下來,絕對是院線電影大片的成本。

在畫面質感上,這部《風起洛陽》也追求院線大片的質量。單獨講畫面,單獨講飛快的鏡頭語言,《風起洛陽》都是可以稱之為頂級的。甚至于在劇本敘事方面,《風起洛陽》也在追求一種「飛快感」。「飛快」到什麼程度呢?連角色人設都不願意用開局橋段去打造,直接在故事當中慢慢推出角色性格,就是用懸疑衝突去招呼觀眾。

我認為,這是典型的拍攝院線大片的方式硬來。當然,這也是經費充足,硬來有底氣的表現。然而,很多飛快的鏡頭敘事背後,劇本故事本身,卻跟不上節奏了。鏡頭,畫面,都是頂級的,劇本故事,卻鬆散起來,不僅不夠「飛快」,而且基礎性的節奏感,也有所喪失。作為懸疑劇,這部《風起洛陽》最初的扣子,也無法更好地勾住觀眾。

什麼叫勾住觀眾呢?懂行的懸疑劇,上來便用一個巨大的懸疑點去吸引觀眾,讓觀眾想要知道後邊的內容。「巨大」二字,必須重點標注一下。什麼樣的懸疑點,才稱得上是「巨大」呢?這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比如,《風起洛陽》當中,來洛陽告密的父女二人,鬧市被殺。其實就是一個小的懸疑點,夠不上「巨大」。反之,同樣是馬伯庸創作的《長安十二時辰》,一群壞人潛入長安,要火燒都城,而都城工作人員們要儘快將他們捉拿,這就是一個「巨大」且有效的懸疑點。

懸疑劇來講,勾得住觀眾,還是勾不住觀眾,一上來的懸疑點非常重要。回到《風起洛陽》的劇情當中,這個告密者父女被殺的懸疑點,可能會讓觀眾看得一頭霧水,缺少電視劇本身的戲劇張力。所謂的張力,就是要在衝突戲份當中看出緊張感來,尤其是看出兩方甚至于多方的劍拔弩張來才好。《風起洛陽》的開局懸疑點,讓觀眾只看到明面上的一方,隱藏在背後的一方,因為過分隱形,且行為動機缺失,所以張力感就丟掉了。反觀《長安十二時辰》,正反兩方直接登場,一個要火燒,一個不讓丫挺的們火燒,這種戲劇張力感就直接產生了。

《風起洛陽》的編劇,似乎也知道開局的懸疑點勾不住觀眾,自身的懸疑張力不夠,因此,在稍後的劇情當中,編劇一直在給上一個懸疑點升級加碼,但一直加不到點子上。尤其是黃軒飾演的男主角,算是前兩集劇情當中人物行動線最明確的,但他的人物行為動機,本隱藏起來,當作懸疑點,試圖去勾住觀眾。從懸疑類型劇創作的角度講,這不是對上一個懸疑點的升級加碼,而是錯誤的略去主角行為動機,造成敘事推動力上的空檔。開車,最怕開空檔。懸疑劇創作,亦然。

與此同時,《風起洛陽》最不如《長安十二時辰》的地方在于,它的矛盾衝突性缺少一個「既定時間的限制」。這一點,非常重要,是塑造緊張感的重中之重。在《風起洛陽》當中,通過拍大片的方式,硬來,鏡頭語言飛快,可是,自身的故事張力根本沒那麼快,甚至于查個殺人案,用不著那麼著急。這就造成一個新的現象,觀眾不著急,角色行為需求上,也不著急,只有導演和攝像的鏡頭著急。導演鏡頭越著急,就越容易陷入一種花架子的狀態當中。

《長安十二時辰》當中,找不著那群壞慫,保不齊整個長安城就被丫挺的們燒了。所以,整個的劇情都是著急的,主角們著急,觀眾們也著急,反派們防止被抓,也一併著急。越著急,節奏感就越快。然而,再看《風起洛陽》,真沒什麼著急的事兒,告密者被害,也沒看出多大的危險性來。慌什麼?慢慢查唄。這其實就是劇作本身的戲劇張力不足造成的。末了一句老生常談:好編劇,很重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