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遙》來襲,陳曉李沁主演,路遙故事,《人世間》的賣相

娱乐吃瓜第一线、趣闻趣事、明星八卦,願我的文字,能夠引起你的兴趣。關注我,每天給你帶來有趣資訊

電視劇《人生·路遙》傳出開機訊息,這部電視劇的劇組已經進入上海石庫門,進入到了實質性拍攝階段。《人生·路遙》立項于2021年8月,報備機構為上海當代時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根據已經曝光的資料訊息來看,該劇編劇楊筱豔、路遙,導演閻建鋼,主演陳曉和李沁,講的則是路遙《人生》當中的部分故事,及其編劇續寫的部分故事內容。

電視劇《人生·路遙》立項之初,便已經引發了劇迷們的興趣,主要原因則是,路遙老師在一代觀眾心目當中,都是經典一般的存在。尤其是路遙老師的《平凡的世界》,曾是一代農村青年們的必讀小說。而這一次,中篇小說《人生》被搬上電視劇螢屏,顯然讓很多中年觀眾們激動。不過,對于該劇,還是應該一分為二地看待。

首先,改編自路遙老師中篇小說《人生》的電視《人生·路遙》,有路遙老師原著支撐的部分,當然是有可能非常感人的。電視劇《人生·路遙》已經曝光了劇情梗概,大家不妨管中窺豹:

八十年代,生活在陝北高家溝的青年高加林打小就是村裡人人皆知的讀書「狀元」。雖然家境貧寒,但他飽讀詩書心比天高,暗下決心要擺脫黃土地。大學聯考是他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不料卻意外落榜。他奮發圖強成為民辦小學教師,教師編制又被擠走。高加林跌入人生的谷底,後在劉巧珍的鼓勵下振作並堅持寫作,燃起人生希望,還與巧珍萌生愛情。

加林叔父回村間接提供了加林入縣城當記者的機會。他在縣城與志同道合的同學黃亞萍相遇,鄉下姑娘巧珍的默默守護與上海姑娘黃亞萍的熱烈示愛讓他陷入難以抉擇的兩難之境。幾度掙扎,幾次抉擇,他靠一支筆把自己帶到了上海。命運的考驗接二連三,高加林在而立之年竟得知當年自己的大學名額被好友雙星頂替。即便如此,加林也沒有被打敗,他順應時代努力學習新知識,努力奮鬥,歷經世事變遷,在時代浪潮中譜寫了平凡人不平凡的人生故事 。

在路遙的原著小說當中,真正感人的部分,也是農村青年如何通過讀書的方式,改變命運,離開農村,但最終又不得不服從命運的安排,重新回歸農村。這部分內容,也是原著小說當中有的。如果能夠把這種樸素的情感拍攝清楚的話,尊重原著小說內容進行拍攝即可。那這部電視劇《人生·路遙》便可以獲得一定量的成功。

其次,《人生·路遙》當中男主角進入上海這座大城市之後的故事,不僅不是《人生》的,更不是路遙的。這一點,也是需要辯證看待的。給《人生》當中的男主人公續寫一個新的城市生活的結局,當然沒有問題,但是,這種續寫打著路遙老師的名義,是否妥帖,值得商榷。路遙老師自己的生活經歷當中,也沒有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生活。可以說,路遙老師創作的一生,一直沒有離開生養他的陝西土地。

所以,電視劇《人生·路遙》後半程的上海故事當中,打著路遙老師的旗號進行改編,似乎並不妥帖。而這部電視劇的名稱當中,直接加入「路遙」二字,也容易讓沒有讀過小說《人生》的讀者誤解。對于這一狀況,其實該劇還不如更改一個電視劇名稱,不要把編劇強加的一個結局蓋在路遙老師和中篇小說《人生》頭上。

關于這部《人生·路遙》,能夠老實本分地拍攝出《人生》當中的劇情,尤其是展示七十年代、八十年代農村知識青年內心糾結的內容,便已經非常不錯了。強行加一個去大上海實現人生的結局,實在是沒有必要的。甚至于可以說,加一個大上海的人生夢想的結局,反倒是不是路遙,不是《人生》了。

目前來看,隨著電視劇《人世間》的熱播,越來越多的關注現實題材的電視劇獲得開機的機會。觀眾們也開始發現,原來關注現實題材的電視劇遠比那些胡編亂造的電視劇好看的多。對于《人生·路遙》而言,真心希望它能夠拍攝出路遙老師的厚重來,而不是打著嚴肅文學作家的旗號,幹著並不嚴肅的男歡女愛的故事內容。如果把《人生》只界定為農村姑娘還是城市姑娘的故事,那就是把路遙和《人生》界定小了。

感謝你的閱讀,希望我能伴你每一個日出日落,给你带来不重样的娱乐新闻。

用戶評論